獨家/「從十八層地獄爬上來」御盟邵永添:好人會吃苦 但不會一無所有

2024/05/13 17:50
  • share_fb
  • share_line
  • A-
  • A
  • A+

記者羅立芸/專題報導

出身貧寒卻始終奮發向上,邵永添開創霸業絕非偶然。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▲出身貧寒卻始終奮發向上,邵永添開創霸業絕非偶然。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「人家都說我是從基層來的,錯!我不是從基層來的,我是從十八層地獄爬上來的!」回想起自己剛開始「吃人頭路」的時候,經歷過一天工作19個小時,薪水只有1萬2千元、沒有加班費的苦日子。如今,邵永添已是御盟集團的董事長,建立起橫跨建築、營造、旅宿、餐飲、藝術領域的霸業。他究竟如何「爬出地獄」,揮灑出人生的瑰麗色彩?

邵永添相信老天爺會讓好人吃苦,但不會讓他一無所有。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▲邵永添相信老天爺會讓好人吃苦,但不會讓他一無所有。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自嘲「天下第一大衰人 亞洲金融風暴到新冠肺炎全碰上 

如果有人想將邵永添的創業過程拍成電影,很可能會是一部與國際脈動息息相關的勵志電影。「我1997年創業,1998年第一個案子要賣,就碰上亞洲金融風暴。第一個案子先建後售,就遇到911世貿爆炸。我們調整步調重新出發,又遇到SARS!第一個住宅的大樓案先建後售,蓋好後剛好遇到2008金融海嘯。飯店2017年7月15日試營運,2018年陸客就不來了,2019年就反送中、港客不來。2020年到2023年,就遇到COVID-19…還有人比我們更倒楣的嗎?」

自嘲是「天下第一大衰人」,邵永添很明白自己一路走來,只能逆風前行。每回碰上挫折來敲門,總是不斷告訴自己「我絕對不會倒」!邵永添深信天道酬勤,付出比別人多十倍的努力,投入比別人多五倍的時間,只要做人善良、做事認真,最後趴在地上的人,不會是他。「我相信老天爺會讓好人吃苦,但是不會讓他一無所有。」

27歲創業失敗負債300萬 女兒抱在手上,兒子還在太太肚子裡….

堅強的信念,是邵永添走過無數風雨換來的。25歲就創業開代銷公司,但不久就宣告倒閉。年僅27歲的邵永添,負債300萬,對當時年輕的他來說,真的「壓力山大」,幾乎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。「那時我女兒抱在手上,兒子還在太太的肚子裡面。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跑路,所以我就回去跪在玄天上帝的案前。我跟祂說,如果祢讓我不用跑路,讓我可以順利的把孩子養大,我以後都聽祢的。」

只能背水一戰,完全沒有輸的本錢。陷入絕境的邵永添,靠著信仰帶來的堅強信念,最終撐了下來。「祂在考驗我,但是總有一天,祂會給我一口飯吃。」下定決心重整旗鼓的邵永添,去一家公司當起專業經理人。3年後,賺來的錢還清負債,他再度創業。

邵永添的人生波瀾萬丈,絢爛畫作中蘊藏著不枉此生的能量。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▲邵永添的人生波瀾萬丈,絢爛畫作中蘊藏著不枉此生的能量。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出身貧寒務農家庭 不當產者」要當生意人

為何重重摔了一跤,還堅持再創業?因為邵永添早就下定決心,不當「生產者」,要當「生意人」。

「我出生的村莊只有7戶人家,3戶姓林、3戶姓朱,只有我們家姓邵,又是做農夫,所以我們家不可以跟人家發生爭執。」邵永添是高雄阿蓮人,有5位哥哥姊姊,他是最小的孩子。因為家中務農收入不多,他不但從小看盡人情冷暖,口袋裡也沒有零用錢,跟同儕相處常感到自卑。然而,令人意外的是,他卻常常是全班口袋最有錢的人。「因為我會去撿蝸牛去賣、撿彈頭去賣、抓蟲子去賣。我不想做一個被分配者,我想做一個分配者。」邵永添的生意頭腦,就在這樣的困境中,成長茁壯。

退伍之後,邵永添去一家建設公司應徵,從隨扈兼司機做起。「我從小就很想變成一個有錢的人,所以我不會甘於如此。」他一邊做這份工作,一邊認識自己。明白自己既不是學財務的,也不懂工程,所以決定爭取轉任建設公司業務。3年後,邵永添終於踏出創業的第一步,人生也從此跟「建設」緊密相連。

 因為真心熱愛家鄉,邵永添不惜花5年時間、工程造價上看台幣120億,打造高雄第一個5A商辦大樓。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▲ 因為真心熱愛家鄉,邵永添不惜花5年時間、工程造價上看台幣120億,打造高雄第一個5A商辦大樓。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不願家鄉「被人瞧不起」 願以國際標準建設高雄

「我很愛高雄。我覺得高雄老是被人家瞧不起,老是被當成二級城市。我2011年去招商了一些飯店,每個人都跟我講說高雄是二級城市,只能蓋一晚3000元的商旅,我吞不下去!」創辦御盟集團的邵永添,在端出許多建案作品後,把目光投向家鄉,希望這塊成就他的土地,能夠一天比一天更好。

邵永添不斷思考,如果希望幫助高雄成為一級城市,能夠做些什麼?「一個一級的城市,要有五星級酒店、要有米其林餐廳、要有當代美術館、要有酒店式公寓。還缺一個,就是國際5A商辦大樓。」他一步一腳印的把理想化為現實,於是有了晶英國際行館、高雄UKAI亭、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、御盟國際驛館,以及預計5年後完工的「御盟國際天勤」-高雄第一個5A商辦大樓。

「高雄50萬坪的商辦大樓,現在沒有任何一個符合國際規範。再過三、四年,如果國際企業的分支機構,在一個沒有被認證的辦公室,它(分支機構)會被強制退租。所以,我們已經幫高雄想到這裡。」即使建造符合國際減碳和綠能標準的5A商辦,工程造價上看台幣120億元,但邵永添並不在意,他只希望做為高雄好的事情。「我絕對不會去想明年的事,我想的都是5年、10年、20年的事情。」

邵永添堅持每個星期親筆寫「家書」給子弟兵,甚至已集結成冊,厚度有如百科全書。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▲邵永添堅持每個星期親筆寫「家書」給子弟兵,甚至已集結成冊,厚度有如百科全書。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堅持每週提筆寫「家書」  成為年輕子弟兵的背影  

「我敬愛的子弟兵們,蒼天巨木都是從一顆種子落地生根後,無論外在環境怎麼變,都老實地想辦法將根往下長。牢牢抓穩了,就不會傾倒,努力的活著,終有長向蒼天的一日。」這是御盟集團「家長」邵永添寫給子弟兵的其中一封「家書」的節錄,主題是「老實,根深葉茂」,也是他認為御盟集團「最不具競爭力」但最可貴的特質。

「如果台灣可以回到50年前,我願意放棄我所有的財富!那時候每個人一心一意只想工作,每個人都很善良、很老實。看人家有錢會檢討自己,我也要努力向他看齊。看到人家不好,會有惻隱之心,會想趕快去幫他。」邵永添認為,「不教而殺謂之虐」,沒有先教導人,當人犯錯時就大肆批評,這不是嚴厲而是苛刻。他希望將早期台灣善良純樸的價值觀,透過鋼筆親手寫下的字跡,每週和400多位平均年紀不到30歲的年輕子弟兵們分享。「你要有背影可以給他們看」。

在邵永添的家書中,不只分享做人處事道理、對自己和團隊的期許勉勵,也透露經營理念。「你做一個企業主,你有一點小錢。你明明知道怎麼做對人好,你明明知道怎麼做對環境好,你為什麼不做呢?有錢的人,做不對的事情,我覺得老天不會接受。」他對品質的要求,往往是在客人不會注意到的角落,好比飯店浴室中的冷熱水管,是用食品級的304不鏽鋼打造,跟喝手搖飲使用的不鏽鋼吸管,是同樣的等級。飯店內的所有用水,也將重金屬層層過濾掉,連沖馬桶的水,都可以生飲。

187平方公尺的巨幅創作《四季》,由邵永添獨力完成,充滿生命力的展現,正如他奮力活出人生的色彩。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▲187平方公尺的巨幅創作《四季》,由邵永添獨力完成,充滿生命力的展現,正如他奮力活出人生的色彩。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創作能量「無穹無盡」 恣意揮灑只求自由自在

做建設多年的邵永添,對比例、色彩、光影有一定的體會,本身也喜歡藝術、追求美感。沒想到,建於1967年、幾乎成為廢墟的金馬賓館,在2016年時,高雄都發局宣布為了資產活化而公開招標。邵永添和畢業於英國Newcastle大學藝術管理碩士的女兒邵雅曼,火速決定投標,希望將金馬賓館打造成當代美術館。這個決定,意外讓邵永添成為一位藝術家。


「看到執行長(女兒)辦公室顯得『家徒四壁』,我就異想天開畫了兩幅油畫。我不曉得到底發生什麼事情,5年前就開始畫畫。」這一畫停不下來,邵永添也沒打算要停下來,今年9月還要辦畫展。「《無穹無盡》,天穹那個穹。無穹,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限制我。無盡,就是我不會告訴你,我有沒有停止的一天。」邵永添興致來了就畫,臉盆、牙刷、棍子都可以作為創作工具。沒有銷售畫作的壓力,更不打算賣畫。進入創作狀態的邵永添,不是一位大企業家,更像是一個臉上有著笑容的大男孩,純然享受創作過程的美好,恣意而為、自由自在。

創業歷程猶如走過暗夜征途,邵永添始終謹記母親教誨:「不論擔子有多重,只要你站得起來,就走得到山下。」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▲創業歷程猶如走過暗夜征途,邵永添始終謹記母親教誨:「不論擔子有多重,只要你站得起來,就走得到山下。」(圖/記者戴華辰攝影)

相信正道能引領走過「暗夜征途」 天再黑也決心前行

即使面對多變疫情、缺工缺料、國際戰亂等大環境衝擊,邵永添仍咬牙扛起責任、持續帶領企業前行。每當遇到困境,國中暑假上山挑釋迦時,母親勉勵他的話,言猶在耳:「不論擔子有多重,只要你站得起來,就走得到山下。」

至今仍保有真性情的邵永添,將永遠是那個挑著重擔、放膽狂奔於山路的野孩子。

 

創業經驗談

台灣真正能賺大錢的,就是做商業、做很好的創意。如果大家都不願意做商業去繁榮它,大家有未來嗎?如果有人願意連續30年,每天工作12個小時、全年無休,就來找我,我會教他怎麼做。如果不要,就不要來找我,因為也白搭。當然,我也沒有鼓勵年輕人一定要走我的路,因為這條路很苦,但是總要有人願意出來犧牲。


▲《三立新聞網》獨家專訪內容,未經授權,嚴禁任意轉載或改寫。

【#直播中LIVE】蔣萬安北市凱米颱風第4次工作會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