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行升息是鷹、是鴿?章定煊:「溫和鷹」想降息不太可能了

2022/06/19 22:34
  • share_fb
  • share_line
  • A-
  • A
  • A+

記者陳韋帆/台北報導

景文科技大學財務金融系副教授章定煊。(圖/記者陳韋帆攝影)

▲景文科技大學財務金融系副教授章定煊。(圖/記者陳韋帆攝影)

面對FED升息3碼,此次我國央行楊金龍則是選擇升息半碼應對,引起外界討論,紛紛指向央行屬於溫和的鴿派。對此,景文科技大學財務金融系副教授章定煊則抱持著不同的看法,他說,「我覺得他是『溫和鷹』,1、2年內想降息不太可能了。」

章定煊解釋,升降息、印鈔多寡,通常是在通膨與失業率中做取捨,然而,2008年金融海嘯後,貨幣政策刺激就業所引發的通膨微乎其微,所以多年來各國都採取大量印鈔行動,降低了失業率,也不用付出通膨代價,但最後引發了貧富差距加大的社會問題。

然而,此次新冠肺炎、全球的貨幣寬鬆、共產國家自我意識抬頭,再度引發通膨問題,我國央行即使再想要溫和,也必須面對,所以僅剩下溫和鷹與激進鷹的方式可以選擇,此次升息半碼,很明顯,我國央行是溫和鷹。

他提到,過去鐵幕時代,共產國家與西方國家通常是沒有貿易往來,如今鐵幕瓦解,共產國家廉價的生產資源,不斷釋放到西方國家,西方國家透過共產國家的廉價資源運用,大量壓抑了通膨發生的可能性,雙方互利互惠,專業分工的經濟效率不斷提升。

然而,共產國家不斷試圖升級國際地位,貿易摩擦不斷碰撞,甚至演變成軍事上的緊張與對峙。

章定煊說,當合作的經濟模式,轉變為競爭,消失的通膨再度出現,各國央行,就只剩下溫和鷹與激進鷹的差別了。

他指出,目前日本依舊堅持著「貨幣寬鬆」政策,「匯市、債市」前景恐不樂觀;台灣則並未使用量化寬鬆政策,所以使用提高存款準備率替代,央行第二季理監事會議的決定,基本上是跟美國升息縮表的路線是一致的,相對於美國今年可能升息13碼,台灣相對走一個溫和鷹,但是1、2年內走鴿派(降息)是不太可能了。

★ 三立新聞網提醒您:

內容僅供參考,投資人於決策時應審慎評估風險,並就投資結果自行負責。

精彩影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