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子賣了就漲5倍 怒睡忠孝東路街頭

2019/08/26 14:08
  • share_fb
  • share_line
  • A-
  • A
  • A+

記者蔡佩蓉/台北報導

一名國小老師想說把房子賣了,換小一點坪數,順便籌措考研究所基金,隔了一年他已經買不起房子,就在民國78年,他發現房價一年漲了5倍,最後決定號召年輕人「怒睡忠孝東路」、「怒睡炒高房價壽險業—仁愛路國泰人壽總部」。但30年後的民國108年,世界沒有改變,年輕人已經放棄買房,悲嘆租在台北的棺材屋裏。

(圖/巢運提供、取自公民不服從臉書)

▲30年前「年輕人」抗議高房價,30年後,年輕人還在抗議。(圖/巢運提供、取自公民不服從臉書)

30年前發起「無殼蝸牛運動」的李幸長,帶領全台第一批抗議高房價、財團壽險炒作房價的「年輕人」,並且在當年8月26日夜宿東區、9月26日夜宿台北市仁愛路國泰人壽總部。30年後,台灣的房價更高了,但悲嘆的是,薪水已經追不上高漲房價。

李幸長在民國104年出版的新書《訓練自己不要太仁慈》,揭露自己散盡家財投入無殼蝸牛運動,最後一手創辦的「四海遊龍」鍋貼也落入經營權之爭。他書中分享當年抗議高房價的故事,「民國78年初,我賣了使用母親遺產所買的中和大仁街房產,清償銀行貸款之後剩餘約110萬元。當時全台平均房價是民國76年房價的4倍多,社會財富惡性重分配讓我很憤怒!我想發起住宅運動,期待房價能回到過去人人買得起的狀況。」

就這樣一場社會運動轟轟烈烈地展開,發起無殼蝸牛運動、睡了忠孝東路,但到了民國81年底李幸長已經捐得一毛不剩,還負債70幾萬元。如今,歷經民國103年發起「巢運」夜宿仁愛路帝寶,高房價問題並未改善。

巢運剖析了30年後的現況,在房地產泡沫化之前的時期進入職場的世代,可能會造成終身的資產收入優勢,能夠輕鬆取得住屋,甚至許多買房做房東持續獲利,而青年世代繳交租金自然比較貧窮,這樣也已經成為世代間的嚴重剝削問題。

精彩影音